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金主雷金】醉(车车车★)

♪新手上路,行人避让,请车上的乘客小心您的生命安全。
♪比较隐而不露,拜托了文笔大神,千万别垮:)
♪来还梗,雷者避靴靴

     喝醉后的雷狮,与平常不同。
     金这么想着,顺从地张开了嘴。酒的味道从对方唇角递进,湿热的气息纠缠,让金有些微醺——
     若说平常是狼犬在宣誓主权,每次接吻都像在耀武扬威,那么这次仿佛是街角懒洋洋趴在墙头的大黑猫,低下头缱绻且温柔地舔舐你的指尖。
     金闷闷地笑了起来。
     雷狮收回动作,他们额头相抵。雷狮眉尾向下耷拉,被酒冲刷了隔屏显得特别干净清澈的眼睛看着金,映出一片澄空碧蓝。
     “……怎么了?”
     “你喝醉了——”
     “噢,”雷狮咂吧咂吧嘴,一只手顺势从金的衣摆处伸进,连人带衣脱了个干净,“有吗?”
     少年人的躯体青涩且富有生命力,似乎每个细胞都在尽情释放活力,长期运动锤炼出一层薄薄的肌肉,均匀流畅的覆盖在纤长的骨架上 。雷狮轻轻抚摸金光滑的背脊和形状漂亮的蝴蝶骨,享受肌理弹性紧致的回应。
     一个滚烫的吻落在了金的腰窝。
     欲★望被酒精一丝一缕唤醒,雷狮脑子里混混沌沌,他下意识地无声咒骂起前面灌酒的傻逼自己。有束光斜斜照亮了半边心房,他走过去,凭感觉小心翼翼地触摸着那道光。
     金猛地喘了口气,他抓住雷狮的手,“别……”。

     雷狮细细密密亲吻吮吸金的耳后、颈脖,运用丰富而熟练的技巧将两人的欲★望编织于一起。金在他怀中颤抖喘息。雷狮感到一头名为“占有”的怪物燃烧了他的心脏,血液如同溃堤卷起骇浪翻涌——
     金突然往身后仰,眼前烟花炸开,将他炸成一滩软泥。
 

     “不行,”罪魁祸首说,“不够。”
     此时的金含苞待放,雷狮缓缓攻陷。
     “唔……”金扣紧了身下的床单。一股冲动从大脑流向四肢百骸,带起酥麻的电击感,向小腹汇聚、束紧。灵魂坠入深海,柔软又不容置疑的海水裹住他,阻隔了他的呼吸,他的思想。
     情意绵绵,一寸寸碾压,一点点蚕食,这场性事了无尽头。
     金攀住雷狮肩膀,几乎整个人挂在对方身上,他小声呜咽,咬了雷狮一口。
    
     海盗头子难得一次的温柔,没想到会令人如此肝肠寸断。

     雷狮挺进了金从未到达过的极乐,金顿时绞紧了他,雷狮嘴一咧,差点升天。他碰了碰两人相连的地方——湿湿嗒嗒,江河泛滥。雷狮心里异常满足。
     金睡着了,眼眶和鼻头还红彤彤的。

     我其实没醉。雷狮想,但醉不醉又有什么关系呢?

——————————————————————————

♪第一次上路,磕磕绊绊,大家青了紫了还请手下留情orz
♪写得乱七八糟的,内心略感羞涩,身体大刀阔斧坐在车旁目露期盼:D
♪各位领导放心,有了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 3′○)

     
     

评论(6)
热度(163)
  1. 怪卡灼寺灼不桃 转载了此文字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