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嘉瑞金/all金向】怎么让我的初中社会哥弟弟改邪归正?「一」

羡火:

●依旧是嘉瑞金,但这篇格瑞在后台隔岸观火注意。
●既然发色一样,为啥不能是兄弟?
●写完第一篇以后脑洞停不下来于是就继续写了。
●嘉大哥,带带我。
●带上篇链接啦: http://wudaowumo.lofter.com/post/1e487d23_10981176


第一次发现自家弟弟可能是个骑哈雷戴墨镜,手中一把大刀擦地走,一路火花带闪电的角色,是在他刚升入初一的时候。
金扪心自问,在初一之前,嘉德罗斯是非常可爱,软萌,世间天使的。
听到这里,隔壁格瑞的牛奶估计都要翻了。
但你们这就不懂了,这叫哥哥滤镜 。
嘉德罗斯骂他笨蛋渣渣他都觉得是在撒娇的那种。
在和睦相处亲情友情滤镜下,嘉德罗斯只剩下闪着光的萌点,毫无黑点啊!
作为住在金家对门不时来串门的凯莉如此做比喻:
「美化前。
“渣渣。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喝牛奶!”九岁的嘉德罗斯气得跳到了椅子上,冲着金怒吼。
美化后。
“哥哥qwq我不喜欢喝牛奶的qwq不嘛不嘛”小拳拳敲桌桌,包子脸气嘟嘟。」
金听得面红耳赤,捂住了脸。
“我不是,我没有。”
说来有些难过。
那天下午放学,金本来是跟格瑞一起回家的,结果回家路上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今天做清洁。他想到班主任的老脸,撒丫子就往回跑。
结果美好,校门关了。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明天,扫把,黑暗的教室,灰尘,灰姑娘金匍匐在班主任脚下流着泪边写检讨边擦地,班主任慈爱地抚摸着他的头,“罚扫一学期。”
天意渐晚,倦鸟归栖林,晚霞打开黑夜的序幕,金站在这天地间,内心哭得像个娃娃。
“喂。”
“你……把……交出来。”
“快点。”
内心悲伤的金受到了惊吓。
循声而去,是一处深巷。
金有了千万个脑洞,黑暗中存在着无限可能性。
人在江湖走,看见打劫马上溜,做人不要逞英雄,还得怂。
金摸遍全身没找到半个凶器,想想他这样子也没什么威胁性,仰天长叹,要是格瑞在就好了。他那副,一看就战斗力报表,蹲在路边朝你一勾手,你还以为要被群殴,眼神飘过,用的形容词都是眼神凛冽地扫过的男人,才适合当这种路见不平的装逼职位啊!
金哥,咱们走!
抬脚。
“就这些?渣渣。”
停脚转身,光速进巷,袖子往上一拉,金发往后一抹。
金大步流星地走入黑暗,往日温柔的蓝眼似乎多了几分冷意。
可爱的弟弟才升入初中就被你们欺负?今天天王老子教导主任丹尼尔来老子都把你揍成傻逼。
当金气势汹汹走到巷子里面,一眼就识别出自家弟弟的金毛,只是他这位置怎么看都不是被要挟的啊,而是……要挟的那一方?
嘉德罗斯踩在个较高的木板上,巨大的阴影把那个缩在角落的人给罩住,手里拿着个长棍子,有节奏地在地上打着。他身边站着另一个青年,靠在墙壁上似乎在看戏。
对面一个紫发的少年揪着自己的手,看起来都快哭了。
“嘁,没意思。你们高中的都像你这么弱?”
金哥刚刚附身的一腔热血一下子没了。他不仅认出了自家弟弟,还有旁边的雷狮,紫发的紫堂幻。
雷狮啊,高中部社会老大,我可爱的弟弟你怎么会和他混到一块了?
雷狮先发现了他,邪气地笑了笑。
“哟。这又是谁。”
嘉德罗斯猛地回头,眼中狠戾未散,金色的瞳子如同鎏金一般,似要将人吞噬。视线凝聚在金身上,他顿时愣在了原地,恍惚与记忆中的包子重叠在一起。
“哥……?”他嘴咧了咧,半天蹦出了一个音节。
这是嘉德罗斯为数几次叫他哥,但金一点也不高兴。
“你……”
金没听,仓皇逃跑。
身后是金属落地的声音,有人追了上来,“你跑什么?!”
嘉弟,莫怪你金哥,脑残粉的小天使官方人设崩了,他现在需要去冷静冷静。
有可能就此脱粉了。

评论
热度(636)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