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金】当你从我的世界离去。

这算什么!!
刀中糖吗???
这个人………这个这个……就是值得大家宠爱的存在啊!! !不接受任何反驳!!【哭瞎

纸箱_死鱼忧患:

#是刀 刀 刀 刀 刀!
#我可以求你们看吗(…)是动了情写的刀(。
#日常求点关注点红心蓝手…u
#想要评论呜呜呜呜呜uq
#ooc ooc ooc



#ok的话



#Go。



网络同人圈中著名的写手与绘手一体的大手矢量箭头,身亡了。


用了最为人不值的方法,跳河身亡了。


从不涉及这个圈子里的人也能显而易见的看到,这座在夜间风景正好的桥上,在某个地方,每天都堆满了鲜花或是加了简易挡风设施的蜡烛。下面会压着一张纸条,上面总是写着让清洁工们不要清理掉那些像是祭祀某人一样的物件。


【请在另一个世界中活下去】


【上帝将会保佑你的,矢量小天使请一定要在另一个世界于所有人相遇...!】


【你已然加冕为王,请一定带着我们的信念笑到世界终结】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似乎前来清洁的人已经习惯了这些看上去令人忍不住垂泪的东西,也直接性的绕过去清理其他地方。久而久之,那座桥的两侧的步行道全都摆满了白色的鲜花,围栏上全都挂上了花圈或是遗留着属于蜡烛燃烧殆尽的痕迹。


矢量箭头这个人,在网络同人圈中之所以很受欢迎,其一是因为他的擅长意境的描写每每都能让他人完美的体会到文中的一点一滴。如同身临其境一样。


其二是因为矢量箭头这个人。这个长相阳光开朗的少年,无论是嗓音还是性格总是可以带给别人沐浴暖阳一样的温暖。小天使这个称呼的来源也是因为这个毫无架子、常常给别人当成树洞的人在这个巨大的交际网上自然而然的也是结交了许多相同的人。


烈斩、大罗神通、雷霆之锤、无定之躯、星月刃、疯犬、世纪骗徒、……等等等等的人全都算得上是他的至交。


正是因为是他的至交,所有人在这个巨大的交际网中相识相知,一起相互携持着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关系变成了牢不可破的友情、还有像是家人一般的亲情。


DAY*1


格瑞捧着一束花,沉默的站在了江边。


“哟,这不是热榜第二吗?站在这里干什么、准备殉情?”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身后还跟着蒙特祖玛和雷德。三个人皆是怀抱着纯白色的花束,蹲下身放在了大片的花海之中。


“这里像是他喜欢的地方。”嘉德罗斯拿出手机戳了几下,调出相机反转镜头之后走到格瑞边上举起了手机。格瑞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身边,却发现现在身边已经缺少了那个一直以来总是吵吵闹闹的把他们俩个人搂在一起的人。


“休战吧、格瑞。就当是那个金毛的小鬼还在。”


格瑞顿了一下,最终是没有走开。而是扭过头来正视了镜头露出了一个微不可闻的笑容。雷德拉着蒙特祖玛窜到了了两人背后,四个人却是异常默契的在中间露出了一个空格。


“咔嚓-”


嘉德罗斯点下了拍照的按键,一声响之后放下了手。点回相片的时候,两个人的瞳孔都有瞬间的收缩。


随即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你果然还是、放不下心离去啊。”


DAY*2


卡米尔将自己的围巾一圈一圈缠在了花束上,怀抱着花束站在了夜幕之下的桥边凝视着难得灿烂的星空。


“卡米尔,时间差不多了。”


雷狮站在了卡米尔身后,就算手上攥着的不是自己人设的等比例武器,也照样保持在了抗在肩膀上的经典动作。


“快点啊老大,我还想着去给他带一份烧烤来着。”佩利也抱着花束冒冒失失的冲了过来,一面整理自己有些杂乱的金色长发、一面拎着只有一人份的烧烤险险的停在了桥边。“桥底下那家烧烤可好吃了!”


“是啊老大,上次的八乘八的魔方还原方法我也还没整理好啊。这个小鬼肯定又要唧唧歪歪的说我磨叽了。”帕洛斯眨了眨眼睛抛接着自己手里的魔方,最后从兜里掏出一本厚厚的手订册跟着被打乱的魔方压在了自己的花束下面,“不过我,可是不会再给他有嘲笑我的机会了呢。”


“虽然就算如此,也听不到了。”


一片沉寂。


“好了,都别磨蹭了。”雷狮最先从这令人尴尬的气氛中脱离出来,拍了拍手让所有人站好了位置。


“咔嚓-”


一如既往地,中间总是留了一个小小的位置。所有人都头碰头的站到了一起,看着手机上面的那张背景水波粼粼的相片。


“你还是你啊。”


DAY*3


凯莉换上了最平常的服饰,没有再注意自己作为一个美妆博主应该注意的出行的精致妆容。素颜朝天、穿着再平常不过的高领白毛衣和长裤抱着一束不同于其他人的艳红花束静静地站在了桥边。


“很意外啊,居然在这里看见你了。”


一个不同于凯莉活力的女孩音,而是带着一种有些凉意的傲气。来人的头发是罕见的冰蓝色,双眼下有灰色的倒三角标记。


“彼此彼此,我也不知道你会来。”安莉洁放下了手里的蓝玫瑰,瞄了一眼凯莉怀里色泽鲜艳的赤色玫瑰呵了一声,“果然啊,你和我认为的一样。”


“看破不说破,嘘-”凯莉没有和安莉洁互呛,把自己的红玫瑰放在了安莉洁的花束边上。凯莉举起了手机,两个女孩肩揽肩头碰头在了一起。


“咔嚓-”


凯莉放下了手机,点开了记录查看。安莉洁嗤笑了一声,蹲身抚上了凯莉带来的那束艳红色的花束。


“那种平白无奇的颜色,怎么会适合那样的人啊。”


“他分明应该属于阳光。”


“所以那些男人真是没品啊—。”


DAY*4


三个发色瞳色相同的男人站在了许多人站过的位置。风很大,把他们手里色泽各异的花束其中的花瓣卷起飘在空中最后零零碎碎的落在车道上被疾驰而过的轿车碾碎、或是落入平静的河面上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你过得,应该还不错吧。”


长发的男人对着河面,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一般柔声道。一边扎了个辫子的,看上去脸型还带着些婴儿肥的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这么沮丧嘛陆、就看着那个傻小子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到哪里可都是吃香的啊。”


“……是啊。”


另一个带着圆框眼睛的人开口应答。


蓝色的鸢尾花、白色的满天星与紫色的蝴蝶兰被放在了桥边。花香和其他的花种混合在了一起,没有混合气味的诡异,而是带着一种令人舒心的气息。


像是阳光一般的,带着些暖。


紫堂林从兜里翻出手机,翻转镜头之后站到了紫堂陆和紫堂幻身前高举手机拍下了三兄弟自那以后第一次露出的真心笑容。


“……傻小子,过的一定不错吧。”


“看他笑的多开心啊。”


DAY*5


“哟,丹尼尔大人也来了啊——!”


“这不是骑士大人吗,怎么也有时间来了?”


艾比和埃米从单车上跳下站在了两人面前,丹尼尔和安迷修两人只是对他们点点头之后双双蹲下身子放下了花束。艾比对着埃米摆了摆手,埃米会意从车前的篮子里取出两束花摆在了其中。


“金发帅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可都是把你记得牢牢的啊。”


“骑士没能守护王子…那就只能代您守护这个王国了。”


“神一定会保佑你的。”


“金、咱们下辈子可一定要好好叙叙啊!”


花束里透出了红色卡片的一脚,如果有人能去注意的话就会看到其中字句。很荣幸的是,没有人去干这种有损礼仪的事情。


拜托了路人拍了照片,艾比和埃米双双在朝着中心空位的方向举起了双手摆出了拉勾的姿势。安迷修将手放在了心脏之前,丹尼尔伸出食指抵在了唇瓣上勾出一个浅浅的笑。


路人还给了他们手机之后,就有些慌张的跑走了。艾比接过手机,用手抹了抹相片正中的位置嘿了一声。


“你这不是还在嘛。”


DAY*6


蓝发的青年站在了桥边,异于常人的打扮让路人们纷纷回头。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别人的目光,而是将视线转向了身后。


“你来了。”


“Hey my old friend!”莱森摘下眼镜跳下了摩托,“我怎么能不来呢?我可是来看My angle的啊。”


莱森不像是其他人一样带来了花,他只是把几张黑胶唱片放在了地上。神晋耀也没有带花,而是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木雕。


“喂,阿耀。”莱森举起手机另一只手非常自然的搭在了神晋耀的肩膀上,“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把口罩摘了吧?”


神晋耀听后,只是犹豫了刹那便把口罩拉了下来。以下的皮肤因为常常不受光有些过白,对着手机屏幕的他也是没有什么顾虑的笑了起来。


“Oh,my angle,你总是在我们身边。”


查看照片的莱森突然收敛了笑容,用着有些伤感的语调感慨。


DAY*7


据说,雷王集团的三子及其私生子突然以其他企业命脉要挟,让其父与政府商议封锁某做大桥两个小时。其父劝说无法,只得按其来说。而这两个小时,网上所有与矢量箭头有关系的人全数来到该桥,包括其粉丝以及众多网站大手全部来此报道。


雷狮和卡米尔两个人在半小时后才赶到,没有任怪他们迟到,所有人一拥而上猛夸他们两个大功臣。卡米尔难得的有些害羞了,拉高了围巾盯着无风而动微小波浪。


你能看到吧。


所有人都在几分钟的间隙排好了位置,站好了之后中间也和所有人拍照那样的留了一个足以让一个人站立的位置。尽管看起来有些滑稽,有些来凑热闹的人还让他们整一下站到一起——所有人都拒绝了。


“还有一个人呢。”


他们都是这么回答的。


拍照拍完,所有人撤退回家,所用的时间一个小时都不到。车辆恢复了通行,路人们议论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知道你还在。”


只要你还在。


DAY*8


即使矢量箭头已经身亡了,他的账号还是每天都在发着早安晚安。全都是定时发送,没人知道他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准备了多少。


他的粉丝数量并没有掉,反而还在增加。虽然不如从前的快速,可还是在稳步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听说了这件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每天在他的定时说说下回应的人群。


可就在这天,有了另外的改变。


矢量箭头的微博放出了一段视频,视频只有短短五分钟,却被所有人所珍视。


_____Action。
「金发的青年坐在了镜头前」
——各位好啊,我是矢量箭头。现在大家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葬身鱼腹了吧?
——嘿嘿,我知道很多人都很不理解我的做法。明明现在我的生活在走着上坡路,我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之后甚至还可能去往更加令人向往的地方…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不论是我亲爱的粉丝老爷们,还是我的朋友们、你们一定都很想知道吧?关于我为什么会死掉这个事情。
「他站起来,从镜头边上拿起自己的笔电放在了腿上」
——看,我足足设了这么多的定时说说噢、!为了让大家觉得我还好好的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
「他比了一个手势」
——明天见吧,大家!


视频结束了。


许多人都反复的播放,用指腹摩挲那张还活生生的带着笑颜的脸。有人的双眼渐渐的润湿了,直到唇角沾上了微咸的泪水。


DAY*9


几乎没有人睡。


不少学生和家长闹翻了也要拿到手机,晚上窝在被子里盯着左上角的时间;上班族不顾尚未做完的工作、游戏党也不管举报直接强退。


终于,时针指向了零点。


矢量箭头的微博更新出了一篇长微博,标题只有一个嗨字。


【《嗨》
各位好,我是矢量箭头。
相信现在看我的微博的人,可能是老粉丝比较多吧。在这里我要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对我的鼓励。
从我从一个小透明,突破重重质疑走到现在许多人都艳羡的高度,我自己也很高兴、也很想对着天大吼一声我成功了…。
可我没有,我还是失败了。
你们总是能看见我笑着的那一面,你们总说我是阳光小天使是树洞君…是暖人心扉的人,可…我并不想是所展现出来的那样完美。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没有家庭,只有一个姐姐还在勉力支撑我这个“家”…可就在前段时间,我姐姐失踪了。
再加上签约公司的压迫,我一点写作自由都没有…唯一的自由就是可以和你们互动,可以和你们一起说笑玩乐,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坚韧,我也很脆弱。你们也许都不知道,在我从前的一次被人陷害说我所有的作品都是不真实的、都是抄袭的、证据确凿,就连那些信息也全部都是正确的……我自己也开始怀疑我人生存在的意义。
我那时候就在想,我可能就要倒在这里了吧。
可是格瑞,紫堂,凯莉,他们没有放弃,他们还是无条件的支持我,无论什么、他们总是以把我拉出深渊为第一前提。
我真的很谢谢他们……
大概是我死前五天吧,我接到了一封信。


是我姐姐的死讯。


我崩溃了。


对外我只是说生病了,我有些不舒服要停更,其实我已经在筹备我接下来的事情了。
然后,你们也明白了…。
我知道的,你们肯定在为我所不值。可是那个该死的公司,他们以我所有珍视的人以威胁,我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反抗的办法,我只能用这种拼死的方法守护你们。


最后…谢谢你们,我也该去找维德和安特啦w


然后、


再见。】


电脑前,手机前。


泪雨如下。


DAY*10


他们做了梦,一个充满着阳光的梦。


梦里面有一个少年,他环抱着各色的花朵组成的花束,站在了花海中央。


「喂、」


那个少年头顶上戴着花冠,赤色的玫瑰别在他耳边却不艳俗。


墨蓝的玫瑰、金黄的郁金香、浅蓝的鸢尾、淡紫的蝴蝶兰与洁白的满天星插缀其中。


他站在由薰衣草组成的紫色花海中央,梦里的他们鼻翼拢上一股令人心醉的花香。暖融融的阳光打在少年的身上,映射出附着其背后的翅膀。


「只要你们还令我常驻于你们的脑海——」


「那我便永世存在。」

评论(1)
热度(521)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