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金】抵达之后(上)

🎶小甜饼,甜甜甜
🎶b站设定,旅游主播设定,不细写弹幕,还梗。私设如山,ooc癌
🎶所有地理人文啊设定啊名称啊都是瞎掰,如果真的有…那就有吧:D
🎶长文注意,啰里八嗦注意,写得很零碎注意,根本没有文笔可言,慎食



(1)
金调了调耳麦,长吁一口气,打开了直播。

(2)
格瑞洗完澡出来时,桌面上的手机一阵震动。
他漫不经心地拿了起来,脑中还充斥着另一件事。
亮屏解锁,格瑞瞟了眼消息栏。手机震动停止,然而消息内容在他心里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他迅速切换页面,点开某粉色小电视的图标。
酒店房间很大,正南方的巨大落地窗正展现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斗争,桔红的火烧云压低了身子,黑夜渐渐垂落。格瑞并未开灯,昏暗的环境有利于他冷静专注地思考。小图标亮起的页面瞬间打破了这份昏暗,撕裂了格瑞的冷静。
窗外城市霓虹灯闪烁,车水马龙,却都是陌生的。格瑞捡起最后的理智,选择匿名,进入了直播间。
什么冷静,什么思考,在铺天盖地的熟悉感和满足前,皆不堪一击。

失踪了两个月的人,此时终于出现在他面前。

(3)
不到十分钟,直播间里已挤满了数千人。
金看见弹幕里有刷“失踪人口的回归”,立刻想起了什么,心下尴尬地笑了笑。
他将视线再一次扫过远处草原无垠,白云压顶,抿了抿嘴角,扯开了一抹笑容。
“嗨大家!我是矢量!好久不见啊真是抱歉………”失落漫了上来,金咽下嘴里苦涩的唾沫,“总之,我现在正处于碧里西亚高原!而不远处,就是著名的世界高峰,罗哥曼雪峰!”
阳光在这片天地间肆意绽放,边缘的碎芒不小心掉进了少年的双眼,那一片爱琴海的每道波浪间都掺着粼粼波光。
屏幕对面的黑发少年眨眨靛青的双眼,眼角处溢出星星点点的笑意。桌上刚出炉的奶油曲奇散发着浓郁甜香,弥漫在空气里,他挑了一块,用舌尖抵住,细细让它融化覆盖整个口腔。
“你在看什么?”一块曲奇被拿走,少年顺着移动方向停在来人嘴边,那人尝到味,皱了皱眉,“好甜。”
卡米尔将手机屏幕转过去,“大哥,找到了。”


“因为碧里西亚高原位处h国和u国交界地区,所以这边的游牧名族混合了h国的浪漫与u国的严谨。高原的极端气候并不能阻挠他们向前发展……以及这里的美食………”金一边往前走,一边慢慢介绍,手机镜头内晴空万里,绿草盎然。


“好小子……碧里西亚?怎么跑那么远去了?”雷狮啧了声,“怪不得找不到他。”他饮口水,飞速点击屏幕。“啊、”卡米尔一惊,还未作出反应,庞大数量的礼品就被送了出去。雷狮咧嘴:“一个人能跨大半个世界也不容易,教训之前先给点奖励不好吗?”
好,当然好。
卡米尔想,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但是,金去碧里西亚高原做什么?

(4)
嘉德罗斯用力把手机砸向墙壁,脑额上青筋直跳,他立刻拿起座机播出一个号码——
“现在,马上,给我订机票。”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不管今晚台风还是暴雨,没有订到就给我去南极洲挖煤!”
他气呼呼地坐在柔软的皮椅上,想了想,还是打开电脑,重新进了直播间。

“唉?你们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弹幕上飞过去几条,金挠了挠头,持续了一段时间的行走让他有些出汗和喘息,“嗯………就是…不是什么突然转型啦……就,很简单吧……”
他想到了两个月前的决定,“我不是,一直以来很受照顾么——姐姐也好,烈斩也好……总之很多很多人,从我刚刚入圈到现在,帮了我很多事情……我老是给大家惹麻烦,有时我自己也烦我自己……可是大家都在包容我,我很感谢大家,想把这份温暖回赠给他们………”他微微偏头,几缕柔软的金发落至肩膀,“可我什么也不会,说谢谢又显单薄。后来我听说,罗哥曼雪峰有个传说,如果在日落之前找到金瓣蓝蕊的花,就可以许愿——我想——”
金话语一止。


远在大洋彼岸的安迷修阖上眼帘,脑中一遍遍深化金发少年的眉眼。
耳边是金清亮的嗓音。
我想——

嘉德罗斯最后让人取消了行程。

或许此时的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

(5)
简单向当地居民了解了一些情况,被热情好客的游牧人塞了充足的干粮和水,金就上路了。
罗哥曼雪峰看起来离自己很近,事实上走过去也要几十公里,为了节省时间,金选择搭载顺风车到雪峰脚下。
“小心为上。”车主向金挥挥手,“戈纳尔的孩子,祝你好运。”
“戈纳尔?”金疑惑。
络腮胡子的车主哈哈大笑:“是太阳神的名字!”他伸手呼噜了吧金的头发,“戈纳尔离开蓝天时,记得从罗哥曼里出来,否则邪恶的魔鬼会把你推下悬崖。”
金点头,弯腰致谢。火红的吉普车甩了个漂亮的飘移,渐行渐远。
重新戴上帽子,金对镜头说:“现在,我们走吧。”

注意安全。

(6)
要上雪峰腰间,只有一条蜿蜿蜒蜒的小路。
小路很崎岖,薄薄的积雪隐在草丛里,不知名的野花盛开,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弹幕聊天。
“越向前走感到越冷。”
“啊,没关系,我有好好围着围巾哦。”
“我也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到这里还有信号,哈哈哈哈。”
………
罗哥曼雪峰像矗立在天地间的巨人,从未有人踏上过他的肩膀。游牧名族将它视为神般的存在,国家保护与防护措施做的非常好,甚至存在着一些稀有的动植物。金走的路是当地居民最常走的地方,危险系数较低,却仍有隐藏的危险埋伏于树丛里。
金已经无意遇到过一只野鹿和几只野兔了,有时会有不知名的漂亮小鸟低空掠过他的发梢,他心情愉悦,大自然和谐又神秘的合奏低吟在耳畔。
然而时间守序,每一毫秒都停在恰到好处的位置,当它缓慢流动时,就连历史这庞然大物也会被它推动向前。罗哥曼不愧为世界巨峰之一,当时针指向4的时候,金有些急躁了。弹幕上有安抚的,有催促的,没有人再调笑,因为如何事物都不及他黯淡下来的眼光。

魔女小姐不耐烦地啧了声,一旁的紫发少年缩了缩脑袋,手里的工作不停。
“查到没有?”
紫发少年摇了摇头:“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肯定会留下痕迹。”他苦恼地说,“但我竟然查不到。”
“难道他会自己长翅膀飞过去吗?”魔女小姐嗤笑,“得了吧,绝对有谁在帮他。”她将嘴里的糖换了个角度,酸甜的果酱夹心流了出来,带着一个虚伪至极的人。
鬼狐无视了两人刮刀似的眼神,悠悠然坐在沙发上,莱娜安静地站于身后。
“别这么看我。”鬼狐挑高了半边的眉,“这回真不是我干的。”
当他傻吗,谁能承受得住那些人的怒火?鬼狐暗地撇嘴,哪有人直接把主意打在金身上的?
要我背锅?
“………你来有事吗?”魔女小姐朝天翻了个白眼。
鬼狐耳尖一颤,“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看。”
莱娜从腰包里掏出一样东西向紫发少年丢去,魔女小姐往他怀里一瞥。

“你是——怎么拿到的?!”
看清东西后,魔女小姐忍不住怒道。


那是一朵,金瓣蓝蕊的花。
花瓣背面,印着一颗小五角星。

评论(17)
热度(110)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