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金】清晨六点


🎶敲群门砖,也发个到lof上面吧 是海盗团X金 私心all
🎶小甜饼,一发完,短小
🎶祝大家阅读愉快

今天的早餐是柠檬黄油戚风加蔓越梅果酱,卡米尔嗜甜,又在牛奶里面加了两勺蜂蜜。
他想起金的牙齿最近有些蛀了,转身回到厨房切了盘中种北海道吐司, 加热了那盒低糖牛乳,倒进玻璃杯里。
方形餐桌是实木的,上面铺了层荷叶花边的白餐布,微风拂开白纱的窗帘,阳光飘在空气中。

六点。

店里七点要开门,路程距离二十分钟。
卡米尔解下围裙,朝卧室走去。


床上的人陷在柔软的床里,大大小小的抱枕和玩偶包裹住他的梦境。
卡米尔一膝盖跪在床边,掀开空调被,果然看到小孩以子宫内的状态蜷缩着,蓬松的金发散落脸边,那脸红通通的。
他抱起小孩,用左手轻轻拍打他,小孩嘟囔了几句,迷迷糊糊睁开眼,打了个哈欠。
“不准蜷舌头。”
卡米尔说着,捏了捏小孩肉嘟嘟的下巴。
他走过一扇门,绕过走廊,打开另一扇门,把小孩放上了黑色大床。

小孩翻了个滚,一屁股压到雷狮。
两岁的的小孩被喂的滚圆,重量不可小觑,雷狮“嗷”了声,顿时清醒。


卡米尔见目的达到,去小孩房间整理床被了。



“你好沉………快起来……”
雷狮睡意未消,嗓音低哑,他推了推小孩,不料根本没推动,反倒被小孩一口咬在腕上。
小孩四肢并用得寸进尺地趴在雷狮光裸结实的胸膛上,宛如晴空与大海般碧蓝的眸子闪闪发亮,清晰映出雷狮倒影。
男人叹口气,捞起小孩一个翻身下了床,低头在那洁白的额上亲了口:“早上好。”
小孩这才笑了开来。



洗漱台很大,堆满了帕洛斯的头绳、佩利洗澡的小黄鸭、卡米尔甜点型的洗漱工具等各种玩意,但都一一摆放整齐,各放一起。雷狮嘴里叼着牙刷,一手松松拢住小孩,让他站在洗漱池边,一手拿电动小牙刷给他仔细清洗口腔。
小孩乖乖张嘴,雷狮咕哝:“蛀牙快好了啊………”
小孩满足眯眼。
最后两人洗干净脸,收拾完毕,到客厅发现佩利和帕洛斯已经在吃早餐了。


“早上好,金。”
“金早噢!”
二人分别对小孩打招呼,雷狮任由小孩跑过去,自己坐好,先尝了口牛奶。
卡米尔端出小孩的餐盘,小孩在佩利怀里企图够到那罐蔓越梅果酱,餐盘一现身,立刻被转移了视线。
雷狮砸吧砸吧嘴,皱眉:“卡米尔……明天早上吃牛肉粉吧?”
卡米尔把餐盘摆在小孩面前,思索了会:“出去吃?”
佩利狗耳朵一竖,兴奋的不得了:“公园旁边的牛肉粉超级好吃!老大老大我们明早去吧?”
帕洛斯小心给小孩喂牛奶,听闻道:“我去不了。”
“怎么?”
“论文下个星期要交。”帕洛斯脑子里浮现自己教授怒发冲冠的模样,暗地摇摇头。

惹不起,惹不起。

“啊!”佩利突然脸色难看,“今天要检查作业!明天月考!”
雷狮嗤笑,用叉子敲了敲杯沿,“高三要注意啊,佩利。”
佩利委屈,佩利郁闷,佩利不高兴了。


小孩嫌他手臂箍得有点紧,拍拍他的手臂,佩利低头,小孩摸了摸他的脸。
佩利春暖花开,他吧唧亲了口小孩软滑的小脸,得到无情一巴掌。


六点半。


雷狮穿好鞋,车钥匙揣进兜里。
“大哥今晚什么时候回来?”卡米尔抱着小孩,问。
雷狮歪歪头:“游戏要公测了……美工部公司抽不出人手,叫我去看看——我一个技术人员去看个屁…”他看帕洛斯和佩利也准备好了,向他俩招手,“过来,我搭你们一程——总之,五点之前我会回来的。”


出门前。
佩利问帕洛斯:“你们论文写啥?”
帕洛斯微笑:“论狗在社会环境上所起作用。”
佩利瞪眼:“你一法律系的写这个?”
帕洛斯继续微笑:“大学就是什么都学啊。”
佩利狐疑:“我怎么感觉你在指桑骂槐?”
帕洛斯鼓掌:“好厉害啊佩利,都会用成语了呢。

“……………”
目睹了帕洛斯日常耍佩利的小孩不屑撇嘴。
傻了吧唧的,怎么就是我哥呢?



他扯住雷狮的袖角。
雷狮看他。
“………加、”小孩努力吐词,“加———哟———”

雷狮一愣,随即牡丹紫的瞳眸里仿若万千星辰降落,汇成银河。





“嗯,加油。”

———————————————————————————————————————

🎶oooooooooc
🎶一家五口,大哥雷总,老二卡卡,老三帕洛斯,老四佩利,幺子金宝
🎶文笔太烂要生气就…………我…………就………………更加努力(嗝)
🎶早餐来源于lo,慢食堂

评论(7)
热度(138)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