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金】抵达之后(下)

🎶oooooooooc 这真是甜饼啊 你们信我 信我 信我
🎶这真是我写的超用心的一个脑洞了!!文很长(卡文卡了非常久)!!前文戳我主页谢谢!
🎶有不满不懂请私信,欢迎一起讨论剧情呀(=゚ω゚)ノ
🎶阅读快乐


(1)
六个月前。



金最近总是做梦。
梦中光怪陆离,他透过水和薄雾看向天空,扭曲艳红的槐花挤满视野。
他不能动,不能开口,不能低头。



直到梦醒时,黑暗如织线般交织上来,会有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滑过耳畔。


“—————……”



格瑞坐在床边,膝盖上摊着本不知从何讲起的史籍。
床上的人似乎睡得很不安稳,眉头紧皱,无意识地凑近了格瑞随意搭在被单上的手。



槐花声嘶力竭地尖叫,愤怒燃烧自己,企图阻止黑暗侵蚀。

死亡扑面而来。
金表情呆了一会,像往常一样问了句:“你在说什么?”
依旧无人回应。



窗外蝉鸣不断,偶尔有轻飔吹扬,撩起额前银白的发丝。
格瑞翻过一页,故事里的教皇举起了权欲之杖,妄图推翻皇室。
他身后的呼吸声猛地顿住,又很快恢复过来。

“醒了?”
金还没反应过来,脑子里混混沌沌,迟钝片刻后唤了声“格瑞”。他嗓音毫无生气,又哑又软。格瑞摸了摸他的头,微凉的指尖碰到耳后,空气中浮起丝丝缕缕的温柔。
鼻头一酸,委屈像朵缠绕而上的小喇叭花,金双手环抱住格瑞。


“我老做梦………谁都不在………”金含糊不清地说,“有人和我说话,可我听不清…”
“那只是个梦。”格瑞微微低头。
“你不在………”金哼唧两声。
“我在。”



一直都在。



(2)
五个月前。




“你得改善一下心情。”
凯莉从上而下打量着那张青白憔悴的脸,最后嚼碎嘴里的糖果,抽出糖棍一端指向金。
紫堂幻在厨房煮热牛奶,听不见客厅的对话。不过以金的状态来看,他猜也能猜出七八分。


上个月金开始做噩梦,初期他只是偶然做那么一两次,到后来次数越来越频繁,并且对于“身在其中”的感觉愈加强烈。然而这个梦始终不完整,金的焦躁不安被无限放大,具体可表现为他更加离不开人的陪伴,否则一闭眼,就是噩梦的降临。
金的精神状态迅速衰弱,他整夜整夜头疼失眠。尝试过许多方式都无法后,格瑞将他送到了凯莉这里,自己去寻找解决方法。



紫堂幻只能提供技术支持,他曾尝试黑进国外权威医疗机构。可机密文件被封锁在核心,那是牵扯到国家尖端技术的研究,权衡再三,不得已,他只能选择放弃。
凯莉就不想那么多,根本问题有人去操心,其次该解决本人的内心情况了。
她眼珠子一转,堆在杂物堆里紫堂幻的笔记本跃入视线。
“好的,”魔女小姐叉腰,“看我们找到了什么?”


此时紫堂幻恰好煮完牛奶,忽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电子开锁声。
红色警报迅速在心底拉响,紫堂幻下意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蹑手蹑脚地扒在厨房门边看向客厅。

“Unbelievable!!”

欢快吵闹的游戏背景音像是汽水瓶里不断鼓出的气泡,呼呼啦啦扑了紫堂幻一脸。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客厅里拿他笔记本玩游戏的二人,张嘴想说什么,却是被金眼里重活过来的色彩止住想法。
也不是………不可以……
紫堂幻轻而易举说服自己,或者说是直接倒戈,如果是金的话,那个笔记本让别人碰碰似乎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



这个游戏不过是随便在网上找的,幼稚得不行,实在有违魔女小姐的身份和智商。凯莉笑容不减,嘴角有些耷拉了。她想走人,随便去哪里都好,她甚至可以找鬼狐唱戏———总之,单指凯莉这两个字,都不应该和“无趣”二字搭在一起。
“凯莉………”
她的一只脚已经套上鞋子了,脑子里打好了出门的行程,结果某人地呼唤帮她硬生生地关上了所有念头的闸门。


OK,OK。
凯莉绷住眼神移回视线,那边的金乖乖喝热牛奶,对她抿抿嘴略微不好意思道了声谢。
牛奶氤氲的雾气模糊了少年眉眼,只有那么点蓝的意味要露不露,丝丝泄出,像是海边的潮起潮落,亲昵地抚摸过脚踝,再远远褪去。


这可真是个大宝贝。
魔女小姐暗暗自嘲,她两三步挤走紫堂幻,一下坐在金身旁。


紫堂幻关掉游戏,拿了个抱枕垫着笔记本坐到金的左边。


金左看右看,尝试放松身体,牛奶催出的倦意慢慢袭上眼帘。




一觉无梦。



(3)
金的病情有明显好转,他虽然不再做噩梦,但入睡时间延长不少,容易被惊醒。
他告诉凯莉和紫堂幻自己不做噩梦了,打了个远洋电话让格瑞赶紧回来。



至于其它情况,都微不足道。



格瑞挂了电话。
“你信吗?”对面人双手交握瓷杯,茶香四溢。
“……我会回去。”


但不是现在。


“这种良好的状况,不会持续太久。”安迷修转移话题,“他的梦境…………”
“不用说了,不会发生的。”格瑞冷声打断,“永远不会。”
安迷修难得没有保持礼貌的微笑,他眼中的温和被利刃割断,露出锋芒。


他问:“悲剧是无时无刻的,你为什么能肯定呢?”



很久很久——或许隔了几个世纪,又或许就是上个星期之前——世界曾崩塌过。
然而若平白说出来,无非就是一个人的死去罢了。


死亡是胜利的铺垫,角斗场只能存活一人。



“你不觉得这份爱太过自私了吗?”安迷修放下空茶杯,“不论是谁,不论怎样,他一直都被迫离别,被迫'活着'。”
“并非我所愿。…………是我之过。”
“没有谁对谁错,他不过是一个人太久了。”
“金——”格瑞顿了顿,“他最后许了什么愿?”



(4)
神降临于少年面前,又一次、再一次、提出了千万年历史长洪中不断重复的问题。
有人希望获得无尽财富,有人希望登上至高地位,有人求得幸福美满。无数个问题有无数答案,每个答案的箭头都明晃晃指向【自我】。人因有愿望而强大,为了自我强大是众生姿态,关于这个论题从未有标准答案。——你的愿望是什么?模糊了自己与他人的界线后,是心怀天下,还是独善自我,便同亘古不变的真理却有无数假设般虚伪多余。
所以少年哈哈大笑,尽管献血已染红了他的金发,绝望已淹没了他的呼吸。



神,你不懂。
你不懂我从今往后要如何苟延残喘下去,你不懂我所拥有的胜利是多么残忍。



人因愿望而强大?
强大之后的人为何还要向您寻求愿望?


神,你不懂。

真正强大的人,是那些牺牲的人。



神被打动了,也可能他的内心本就摇摆不定。
他说:好吧,孤独的人。祝你能一直等待下去,直到黎明破晓。
少年还抱着他最好的伙伴,眼泪抹去了笑脸,就那么一点点悲伤,蔓延了千年。




只因为有人对他说——

“活下去。”



(5)
四个月前。




“呜哇——”

雷狮颇感好笑地看着他,摇了摇快空了的啤酒罐,问:“要不要那么夸张?难道我平常没带你来吃过?”
桌上摆满了各种热气腾腾的烧烤串,孜然混着辣味的香气令人口舌生津。
“不是啦,”金摆摆手,“丹尼尔不允许我吃。”


一个故事要跌宕起伏才能引人注目,金不止一次吐槽自己的人生跟路边卖的小说似的,都不止跌宕了,按句名言来讲就是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xN。金还能挺乐呵地安慰自己在后面再加个“起”。
因为最起码他身边的人永远不会离开他。
这种底气仿佛是自然而然便存在了的,如参天大树深深扎进心脏。

所以晚睡的少年,还是被起夜的紫堂发现了。



“你还做噩梦? ”
“没有没有!我,我就是起来上个厕所………”
“小子,你不该隐瞒我们。”雷狮说,“你不该辜负你身边的人对你的关心。”
金低头,眼神乱瞟,本来伸向烤串的手讪讪缩了回去,揪紧衣摆,“我没有………”
雷狮把彻底空掉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呢?说到底,有人能关心你是出于自愿的,自愿付出的感情被你拒绝的话,再伟大的人也会感到心力不足啊。”他呛笑,“你不会是想我们的关心在你身上是浪费吧?”
金愣愣地,嘴里一涩,莫名说不出话来。
“你吃,”雷狮砸吧砸吧嘴,眼中情绪不明,“………趁只有我俩的时候,你就放肆吃。”
金苦哈哈地摆摆手:“算了算了,吃多了不好。”
雷狮直接塞他一罐旺仔牛奶,“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桌子下面的手机不断发来信息,绛紫色的目光漫不经心扫过,雷狮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金聊天,暗地飞速回复信息。




D:你把他带去哪了?
L:让他开心的地方,你会不知道吗?
D:他还没有恢复。
L:你再怎么'治疗'都没用,他不开心,压抑自己从来不会是良剂。
D:你们离去时怎么不这么想?
L:……………
D:最后我弑神,推翻了原世界,让神的血液分支了时间之河,才慢慢有了现在的局面。他沉睡那么久,沉淀了一切记忆后才苏醒,如果现在他恢复记忆———
L:够了,丹尼尔。




闭嘴。


——————————————————————————————————————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还有个终!!【暴打】
🎶为了揣摩每个角色对金宝想要表达出的爱与关心我真的断断续续卡文了很久,(文中很多细节我都写的很隐秘,可斟酌),抱歉
🎶什么你问这个不是主播梗吗?有那个吗???……………好的请让我们在终章之时呼应原梗获得满分作文ˊ_>ˋ
🎶感谢各位耐心观看🙏🙏🙏












评论
热度(46)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