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凹凸】【瑞金】《Paradi--》

我日日日日好看得不得了!!!!!

步摇McC:

CP:格瑞\金


附注:假的现代校园AU;大约算是全员向;放飞自我OOC


进度:3800字完结+300字番外


正文:


  


  


【一】


  


  连串的阴冷天气酝酿潮湿和水汽,在放晚学的时候,厚厚的云层终于落下雨来。格瑞在路边的车站等公交,仔细研究路牌上的站点和车次。和身边叽叽喳喳谈论作业和八卦的学生们比较起来,这个挎着单肩背包的高年级帅学长安静得有些显眼。


  一辆公交开走,因为下雨而略显拥挤的空间总算宽松了一点儿。三两个小女生围成一圈,小声讨论格瑞线条好看的侧脸和狂拽酷炫的发型。


  从进站以来就一直沉默的格瑞突然打开伞,冲进雨幕。


  女生们看到,那位长相好看的学长无视高峰期汹涌拥挤的车流,横穿马路如入无人之境,从对街骑楼下躲雨的人群里准确无误地拎出了一个人。


  


  


【二】


  


  格瑞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眼就找到了金——也许是直觉。


  金歪戴着那顶棒球帽,在下班高峰期的人群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他应该是忘了带伞,身上校服湿了一大片,头发也被淋塌了,惨兮兮又不知所措的样子有点像一只被丢掉的小狗。


  格瑞准确无误拉住了小狗。


  “诶?!”突然被触碰,金打了个激灵,秒速转过身来。


  格瑞看着金。


  金看着格瑞。


  金的脸上浮现出极其复杂难以描述的表情。喜悦、焦虑、痛苦、迷惘,不同的情绪挤压在一起,还掺杂了一些格瑞看不透、读不懂的东西。


  格瑞把湿漉漉的发小从头打量到脚,微微皱眉:“……又迷路了?”


  “哇啊啊啊啊格瑞——”金大呼小叫飞扑向格瑞,先来个熊抱。不管不顾不做不休,勒得特别紧特别狠,仿佛溺水的人死死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格瑞对于金的脱线早就习以为常,只是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三】


  


  “哇哦。”刚走出校门的凯莉冷眼旁观了全程。


  “呃,发生什么了吗?”紫堂幻因为骰输了所以留下来替凯莉做值日,不巧的是下雨天的时候偏偏书包带子又坏了,只好一手撑伞一手抱书,歪歪斜斜匆匆忙忙赶上来。


  凯莉朝马路对过抬了抬下巴,没什么好气地咕哝:“gay里gay气的,先掐死再说。”


  “??”紫堂幻艰难地扶一下眼镜,试图搞清楚状况。


  “……算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


  


  


【四】


  


  格瑞和金是邻居,两家都很熟悉,金的姐姐又经常出差在外,于是年长一些的格瑞被委托代为照顾熊孩子也是家常便饭。搭公交是一人两块钱,格瑞办了学生卡,半价;回头看到金默默口袋又翻翻书包的情形,知道这小子十有八九又忘了公交卡和硬币这回事儿,遂替他投币,又说:“不用还了。”


  金微怔片刻:“啊?”看着两枚半旧硬币滚进箱子,马上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格瑞你太好了!”


  司机:“……”


  


  下了公交还要再走一段路,两个男孩子都在长身体,挤在一把单人伞下,空间有点儿不够用。金不怎么在意这个,能和格瑞合打一把伞就很开心了的样子,借机往他身边蹭了蹭,讲东又讲西。格瑞注意到对方半边肩膀,校服质地一般,淋湿了的白色面料贴在身上几近透明,又悄悄把伞往金那边偏了点儿,默默盘算什么时候换一把大一点的。


  格瑞拿出钥匙开门,金轻车熟路地溜进去。


  “姐姐又出差了,反正你家里也没人,正好住一起嘛,互相照应。”


  “嗯,想吃什么我叫外卖,”格瑞把湿衣服脱下来,从房间探出半个头,刚好活捉了一只甩掉书包在沙发上作葛优瘫状的金,“别躺那儿,沙发都被你弄湿了。”


  “哎~格瑞你在换衣服啊——”金跑路特别快,几步就蹿到格瑞面前,两眼闪闪发光。


  格瑞偏瘦一点,身形修长,肌肉均匀漂亮。金玩得不亦乐乎:戳戳腹肌,揉揉锁骨,捏捏小臂,手指从对方线条清晰的颈椎一直滑到肩胛骨。格瑞皮肤略微苍白,光洁干净没有疤痕。


  金心满意足地摸了个爽,几乎流出口水来。


  “……金。”


  “啊?”金毫无自觉。


  格瑞拿起毛巾就往金头上招呼。


  


  


【五】


  


  夜半的黑暗里,格瑞突然睁开眼睛。


  金死乞白赖地要和自己睡一张床。男孩子一起长大,彼此没有秘密,能看的不能看的都互相看遍看透了,格瑞自然没什么芥蒂,只是三令五申警告金注意睡相。


  


  格瑞是被热醒的。


  金不知什么时候从背后抱了过来,胳膊搂过胸口,腿挨着腿,脸偎着后颈,呼出的气息是热的,全部扑进格瑞颈窝。手臂越收越紧,格瑞几乎喘不过气来。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格瑞有点郁闷——本来被弄醒就够郁闷了好吗——想伸手把这人推开,刚有了动作却又突然僵住了。


  有什么东西滴在他脖子上又沿着皮肤滑下来,热的。


  金紧贴着他后背的胸膛一抽一抽地起伏。


  


  ……金,在哭。


  


  黑暗里,格瑞无声叹了口气,认命地握住金伸到自己胸口的手。金迅速地回握了,力道奇大,十指相扣,指节发疼。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六】


  


  次日起床果然晚了,所幸昨天那场雨已经结束,据天气预报,接下来一周以内都会是晴朗舒适的好天气。太阳已经露出脸,金走在前面,发梢都染上了温暖明亮的阳光。他叼着半只包子转过头来,两颊鼓鼓的,相当努力地冲格瑞挤出来一个略显傻气的微笑,扔过去一袋牛奶。


  格瑞准确地接住。是热的,稍微有点儿烫手。


  心底忽然一片柔软。


  金突然停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说话含混不清:“那个,接下来我们该往哪儿走啊?”


  格瑞:“……”


  


  


【七】


  


  金整个上午都显得烦躁不安,大课间时把笔按得啪啪作响;察觉到格瑞探询的目光,又讪讪放下笔,心不在焉地翻看英语Reading部分。


  


  时间消磨得很快,浑水摸鱼尤其快。紫堂幻在午餐时间永远都是被挤在后头的那一个,等端着餐盘找到金的时候,金和格瑞已经开动了。作为一个很努力但是成绩就是没什么起色的中等生,紫堂对于品学兼优的格瑞还是抱有很深的敬畏的,于是特意挑了离格瑞远一点的位子。


  格瑞全当没看到紫堂的那点小动作,时不时把自己不喜欢吃的菜挑出来夹到金的盘子里,金则来者不拒一概全收。


  真好养活啊。


  ……不对。紫堂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一个一百瓦电灯泡,还是节能环保无污染的那种。


  


  “呃,金,你看到那个人了没,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角落里那个。”紫堂幻决定说点什么。


  金终于被转移了注意力:“啊?他……他吃蛋糕就能饱吗?”


  卡米尔面前摆着一堆甜点:蛋挞、泡芙、马卡龙……


  “据说卡米尔在外校有个哥哥,私下拉帮结伙,整天被风纪委员追着打,”紫堂幻压低声音和金窃窃私语,两个小脑袋几乎要碰到一起,“他平时明明看起来很乖,成绩也很好,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哥哥……”


  卡米尔站了起来,去窗口为自己要杯饮料。


  “啊啊啊他刚才看了我一眼!瘫着脸没有表情的样子好可怕!!”紫堂幻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金不明所以地点点头:“……哦。可是我觉得格瑞平时也没什么表情啊,我就不怕格瑞。”


  “哎哎哎格瑞你笑了!”


  “格瑞你刚才笑了对不对!”


  格瑞夹过一筷子菜去堵金的嘴:“不对。”


  


  紫堂幻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凯莉严词拒绝了和金、格瑞一起吃午饭。


  


  


【八】


  


  课外活动,莱娜顶着大太阳,认真勤恳地向来往同学发放传单。


  金接过来一看,大写加粗的黑体字标题:《欢迎加入学生互助同盟》,之后又是一连串的介绍文字。


  大约是为了凸显郑重,鬼狐不像平时一样穿校服,而是改穿了一套修身的黑色西装,搭配墨绿色领带和红袖章,在一群穿着宽大蓝白校服的学生堆中显得风度翩翩。


  鬼狐正举着扩音器口若悬河:“学生互助同盟是本校学生内部自主成立的学生自治组织,我们的目标是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紫堂幻被吸引了过去,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凑热闹,就被格瑞拦住了。


  “别去,不好。”格瑞说。


  凯莉百无聊赖地舔舔棒棒糖:“政教处丹尼尔主任不管这个吗。”


  “同学,我们互助同盟的成立是丹尼尔老师默许了的!”莱娜赶紧递给凯莉一张传单,笑容快乐而满足,“请多多支持!”


  那张可怜的传单刚到手就被大小姐卷成了纸筒。


  凯莉颇有兴致地拿纸筒拍拍莱娜的脸:“小姐姐绑了双马尾真可爱呀~”


  从来没遭遇过这种情况,莱娜有点窘迫地咬了咬唇,继续道:“同学,我们互助同盟……”


  “可惜晒黑了,就不如我可爱啦。”凯莉把那张传单揉成纸团,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莱娜这次是真的脸黑了。


  


  “金,我们走。”格瑞拖着看傻了的金远离。


  


  


【九】


  


  下了公交,太阳还没落下,晚霞烧红半边天空。金低着头走在格瑞身后,盯着发小的鞋跟想自己的事情。


  格瑞先停了下来,金正走神,差点撞上去。


  格瑞把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最后还是开口了:“以后少和鬼狐接触。”


  金的脸上浮现出相当复杂的表情,格瑞以为他要反驳,不料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低声应了:“嗯。”


  金又说:“格瑞,你真好。”


  这下轮到格瑞不知所措了,他干咳了两声:“……嗯。”


  “昨天夜里,是……是我做了一个梦,”金站在原地,断断续续地讲,声音带了点哭腔,哽咽变调,“我梦见……大家参加了一个比赛。莱娜死了,鬼狐……也,也死了,死了很多很多人,丹尼尔大……丹尼尔主任大概也在场,他就看着大家一个接一个地死……”


  格瑞抱了抱金,金死死抱住格瑞,不管不顾不做不休,勒得特别紧特别狠,仿佛溺水的人死死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金哭了,少年单薄的胸膛一起一伏:“最后凯莉也死了,紫堂也,也死了……就剩下我们。你身上全是伤,被匕首捅的、被刀划的、被锤子砸的……一点也不好看……”


  “但是,规则是,只能活下来一个人……”


  “你说,你希望最后活下来的人是、是我……”


  


  金说不下去了,抱着格瑞哇哇大哭,鼻涕眼泪糊了他一身。


  “我、我……我一点也不想大家死啊呜哇哇哇哇哇——”


  格瑞试着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但是组织不起语言。


  他轻轻拍着少年后背:“没事的,不会了,不会的……”


  “金,”格瑞说,“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十】


  


  金哭得嗓子都哑了,眼睛肿着,坐在沙发上一抽一抽。


  “别人可能还以为是我欺负你。”格瑞给他倒了杯水,看了看自己被糊得一团糟的校服。


  “格瑞。”金突然看向自己的发小。


  “嗯?”


  金认真的时候其实很好看,眼睛又大又亮,像是藏了一整片晴空。


  “格瑞,我们……”金放下水杯,低头又抬头,“我们交往吧。”


  “就是,谈恋爱,”金硬着头皮解释,“拉手,一起上学一起走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虽然我们现在也是……”


  金瞪大了眼睛。


  因为格瑞拉起了金的手。


  


  FIN.


  ===


  


【番外·Wishing】


  


  


  “参赛者金,恭喜你,成为了本届凹凸大赛的冠军。”丹尼尔面带微笑出现了,彬彬有礼地向冠军表达祝福。


  金一言不发,不哭也不笑。


  “那么,既然凹凸大赛拥有无限可能——”


  大天使长悬浮于空中,缓缓摊开双手。


  “作为奖品,获得最终的胜利就可以得到一切。实现愿望,改变命运……”


  “你想要什么呢?”


  


  一直无悲无喜的少年终于开口,声音嘶哑。


  “我想让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金呆呆地打量眼前的景色。雨水模糊了陌生的城市、街道和行人。


  脑海里的信息流渐渐成形。他是一名初中生,搭公交上学放学,车费是两块,邻居是格瑞……


  他对下雨并没有什么准备,只好到骑楼下躲雨。人潮汹涌,他不知所措地乱撞。


  “诶?!”突然被触碰,金打了个激灵,秒速转过身来。


  格瑞穿着蓝白校服,斜挎单肩背包,微微皱眉:“……又迷路了?”

评论
热度(1199)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