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ˇˇˇˇ

一点点幻觉,沉默在深海。

杂食党,关注慎重
谢绝考据党,一切不满请以私信指出
谢绝日lof
感谢阅读

【all叶】震惊!叶修竟当着国家队的面与前队友做这种事

他从一棵树,逐渐变成了森林。

慕瑾:





       -魔性!




       -ooc!




       -一篇很长的流水账,没有中心,所以标题也是随便取的。感谢所有愿意看完的人。不好看不喜欢也请不要告诉我,算是关爱孤家寡狗,谢谢大家。








  嘉世的队服在第一赛季常规赛结束后才定制出来。


  


  和预想相差不大,更何况对一群宅男来说一件衣服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非要说心情上有什么波动,那大概是看到他们智慧与勇敢并重的队长穿上了队服外套的那个瞬间。


  


  “噗嗤。”


  


  不知道是谁先笑出声,非常没有感染力的笑法,却引起了连锁反应,紧接着嘉世所有人都看着他们的队长笑得猥琐。


  


  十八岁的叶修站在他们中间,一脸无奈地叹息着。


  


  这时候的他身材既不壮实也不挺拔,虽说后来他也没长得有多健康,但好歹这会儿强。于是这会儿的他穿着于他来说又长又宽的队服外套,下摆能把屁股遮住,两侧宽得呈现出蝙蝠袖的效果,白皙的颈子和精致的锁骨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里,再搭配上勉强能从过长的袖里露出来一点的莹白指尖,简直就是……


  


  “初中生吗?”队友A的捂着脸,像是在控制自己不要犯罪。


  


  队友B默默打量队长两眼,而后坚定地反驳了队友A:“胡说,就咱队长这张英气的脸,怎么说也就是个小学生。”


  


  叶修闻言表情都僵住了,干笑两声:“我就当你们是嫉妒我年轻,毕竟在座的各位也都差不多年过半百了。”


  


  他分明笑得很假,嘴角僵硬地上挑,周围的皮肤却完全不跟着动一动,但在这张有点肉有点软的脸上,这种笑反而给了人一种小孩子装老成的反差萌,看得人很想揉揉。


  


  “老大你别乱讲!”队友C不知道为什么脸都红了,说话的主语是他们老大,但眼神根本就不敢靠近叶修,“老A他哪止五十岁,他都七老八十了。”


  


  还没等队友A发作,叶修就摇了摇头,伸张正义:“话不能乱说,三十多岁的年纪四舍五入一下最多五十,再往上就过分了,我们做人要有底线。”


  


  队友B完美接梗:“做人要有底线,但做事可以没有下限,我赌老A八十岁,有没有一起下注的啊!”


  


  “滚你个金刚蛋!”队友A一只脚分两次分别踹上队友B和队友C的屁股,直把人踢得酿跄,“老子才二十三!正直壮年懂不懂!”


  


  叶修偏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队友A闻声看了过去,正巧看到叶修的眼睛弯着,好看的眸子里盈满明亮的笑意,因为有些肉所以显得越发稚气的脸上终于有了与之匹配的、放松而快乐的笑容,因此他们这个已经带领着他们披荆斩棘了快一个赛季的队长在此刻一下没了大神的光环,显露出他本就是个刚成年的小孩这个事实。


  


  队友A的心突然酸胀起来,这个人真的还就是个小孩,却从他们在网游里认识的第一刻起,就展示出了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与冷静。虽然说话总是很欠,但却从不会让人真的生气,情商也比同龄人要高上不少。


  


  所以每次看着他们队长操纵着一叶之秋挡在他们前面,一杆战矛破开云天、背影在光影下强大得仿佛能将所有艰险都踩在脚下狠狠碾过时,他就常常会有些心酸的猜想,他们的队长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能拥有这般不符年龄的强大。


  


  队友A忍不住举起手,把叶修两颊的肉轻轻揪起来往外扯,看着队长皱着眉想要严肃地说些什么却又像只仓鼠一样脸圆嘟嘟的除了卖可爱就什么都做不到的吃瘪模样,他忍不住心里暗爽。


  


  “队长你啊……”队友A放下手,凝望着他们队长,一瞬间想说什么,却又哽住不能言语。


  


  “我什么?”叶修一边搓着被捏得有点发红的脸,一边问。


  


  “呃……”队友A大概是忘词了,支支吾吾半天没想好要说什么。


  


  “队长你啊,”一个温润好听的男声刚好在这时候插进来,一双好看而稳健的手从叶修的颈后探出来,而后娴熟地帮叶修理了理皱起来的衣领,那人的轻笑声就轻轻打在叶修的皮肤上,“要快点长大。”


  


  不用回头叶修也猜得到后头的人是在嘉世里和他关系最铁的吴雪峰,“怎么,我快点长大你们可就老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能带着我们嘉世拿很多个冠军。”一直在旁边围观他们嬉戏打闹的老板陶轩终于出声了,笑里满含对未来的憧憬,“只要你长得和我一样结实,”说着他手握拳炫耀般敲了敲自己的胸肌,“我们就能一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一个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想想就酷啊……”


  


  “不是说了要看好老陶不要让他喝假酒的吗?”叶修严肃地质问着他的队友们,“你们看他大白天就醉成这样了,传出去对我们嘉世的影响多不好。”


  


  “我没有乱讲!”陶轩一面佯装恼怒一面却揉了揉叶修的头发,语气笃定,“有你在,嘉世的未来可了不得啊。”


  


  “那必须的。”叶修也毫不谦虚,一句话就把嘉世的未来担到了肩上。


  


  然后画风一转,搓着手笑着对陶轩提议说:“如果拿了冠军的话,我想试试看限量版黄鹤楼,你说……”


  


  “小小年纪吸什么烟!”陶轩立马否决,“等你长大了再说。”


  


  叶修嘴角一抽,深知陶轩又是糊弄他,都十八岁了还小小年纪,分明就是嫌贵不想买吧。


  


  “别伤心别伤心,”一直没说话的队友D趁机占他们队长便宜,“拿了冠军哥哥就给你买糖吃啊。”


  


  于是队友B也不遑多让,“小弟弟要听话哦,不听话就打你屁股。”


  


  “呵呵。”叶修冷笑两声,“过来竞技场pk,我让你们知道谁哥谁弟。”


  


  还想调戏一下老大的逆徒们立马老实了,簇拥着叶修讨好:“秋哥辛苦了,秋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兄弟们都给你鞍前马后。”


  


  看着叶修一下子又被队友们给包围了,队友A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雪峰站在他旁边,也望着叶修,笑得无奈,眼睛里倒满是溺爱。


  


  “副队你也是这样想的吧?”队友A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但他想吴雪峰一定会明白他是指刚刚他看着队长想说话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讲时,吴雪峰一下就接了上来这件事。


  


  “嗯。”吴雪峰点了点头。


  


  现在的叶修就像一棵小树,与他那身板是非常匹配的,但违和的是他的强大和成熟都像过于茂密的绿叶压在枝上,看着总让人惊叹而又……心酸不已。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下,语气苦涩:“我真的很想他快点长大,但不是想他背负上更多,只是……”


  


  ……只是觉得叶修只有年龄大一些,才能让在别人看到他所拥有的强大的能力和稳重的性格时,不会因此联想到这么年少的他是如何把自己磨练成这样并为此而心疼到难受。


  


       <<<




  那之后嘉世高歌猛进,一叶之秋被冠上了斗神的名号,银武却邪渡上了胜利的光华,在嘉世其他成员的团结协作下,皇风这个最强大的敌人倒下了,初夏的风里卷着闪闪发光的红色枫叶。


  


  “我宣布,第一赛季冠军得主是——嘉世战队!”


  


  荣耀联盟第一任主席金主席在台上喊出了胜利者的名字,台下的人群骚动着,或欢呼或叹息,喧哗和痛斥也不绝于耳。


  


  金主席捧着冠军奖杯微笑着站在台上,等待着嘉世战队上台领奖,然后他就这么让因为要标准笑所以露出来的八颗牙齿吹了快二十分钟的风。


  


  观众们的热情在这段时间里总算是反复了下来,于是也都渐渐发现了哪里不对,纷纷低声八卦起来。然而荣耀联赛的第一赛季时虽然观众数和后来的比赛是完全不能比拟的,但一两千个粉丝来到总决赛现场却也是不足为怪的,于是一两千个人同时低语起来,交织而成的就是金主席耳边的震耳欲聋了。


  


  金主席面如菜色,听完耳机里导播说完的话之后什么架子都端不起来了,干巴巴地说了句:“亲爱的朋友们,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到来,但是我们的嘉世战队今天出了点意外……”


  


  此话一出,现场的嘉世迷一下就沸腾了,个个都直接站了起来进行了质问,如果就在比赛场里让比赛队伍出了意外,那这些暴脾气的男粉们得直接手刃金主席。


  


  “他们……”金主席叹息,“忘记要领奖了。”


  


        <<<




  几年后金主席在进行联盟新旧主席的交接时猛然想起了这个瞬间,那种窒息一边尴尬的沉默又如噩梦般笼罩住了他,催促他赶紧下台。


  


  “我对你最真诚的祝福,就是希望在你任职期间,嘉世战队不要得冠军。”金主席这样对准主席冯宪君说。


  


  冯宪君一头雾水,没问原因,只隐隐觉得,叶秋大概是个很难搞的男人吧。


  


  金主席的愿望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


  


  嘉世散乱、队长被逐、嘉世解体……他当年所遭遇的那些心酸,他的接班人没有遭遇。


  


  只是退职后在家修养失常还会关注一下荣耀联赛的金主席却并不为冯宪君庆幸。


  


  他想,冯宪君错过太多了。


  


  错过了恣意胡来的开荒一代,错过了建立皇朝时无人能敌的嘉世,更错过了会在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领奖这件事并且带着嘉世队员们一起到金主席家蹭吃蹭喝时一脸迷茫的叶修。


  


  “我错了老金……”叶修干巴巴地道歉,乌黑的眼底映入金主席的眸子里,揭发了叶秋为了这一次胜利付出了多少,“我给你根烟,有什么事咱一笑泯恩仇就行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了支皱巴巴的烟出来,应该是芙蓉王,一边递过来叶秋还一边摆出一副有点委屈的表情:“最后一支,给你了,我够兄弟了吧?”


  


  彼时的金主席很无奈地把他的爪子给推了回去,冷笑:“我堂堂一个主席还稀罕你一根烟,要补偿我就去拍广告,把荣耀的知名度给提高了。”


  


  “唉,”叶修见金主席不要,自个儿把烟给叼住点着了,吞云吐雾间露出了对功名利禄的不屑,“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吧,打荣耀靠的是一份诚挚的爱……”


  


  金主席忍无可忍,直接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扔给吴雪峰,动作行云流水,让他找回了当年扔儿子一样的快感。然后他疑惑了一下,怎么叶秋这么大个人了,他提起来和提那时候才初中的儿子一样轻松呢,这小屁孩平时到底有没有吃饭的啊。


  


  “管好你们队长,他是个祸害。”金主席说。


  


  吴雪峰笑笑,点了点头,而后帮叶修理了理衣服。


  


  那时候金主席才发现,原来叶修的队服这么宽,两侧都要空出来不少,短袖的袖口也很大,很容易就能走光。


  


  这么多年以后他还能清楚记得,发现叶修原来真的就只是个削瘦的男孩时的那种心脏发疼的感觉。非常单纯,出于对这个十八岁就扛起了整个战队的男孩的心疼,还有更多的敬佩。


  


  这个男孩他看起来还这么小,可他却有着冲劲和与之匹配的实力,他像树苗,有着足够的生命力,终有一天会茂密得隐天蔽日。


  


       <<<




  退职的时间里金主席一直为冯主席惋惜。


  


  看看,那么好玩的联盟现在都变得乖乖的了,那么嚣张的嘉世现在也没了,连叶修——当然,在他数次惋惜的时候,这个名字还是叫叶秋——这么牛逼的小屁孩也走了,现在的联盟真的没意思。


  


  然后兴欣出现,当年那个小屁孩现在成为了大屁孩,依旧是呵呵笑嘲讽死人不偿命,一出来就啪啪打着全联盟的脸,踏着懒散却坚定的步伐,又一次拿下了冠军。


  


  看着他被兴欣的队友们簇拥着,被队友们握着手一起高高举起了冠军奖杯,电视机前的金主席突然笑了。


  


  他想,冯宪君也不算运气差嘛,起码这次叶修可没带着队员一起忘记上台领奖了。




  <<<




  这些都是未来的事,未来来得太慢,嘉世的队员们都无法预知,但他们忘不了嘉世第一次拿下总冠军之后,他们兴奋得直奔向队长的比赛席去迎接他,却在一开门就看到队长趴在电脑前,双眼禁闭睡得安稳时那种不知如何言喻的感受。


  


  他枕着手臂,不太结实的肩膀凸起,锁骨更加突显出来,安静的睡脸看起来可爱得非比寻常,嘴唇上有水光,看起来是真的睡得很安心。


  


  如果他的黑眼圈没有这么明显的话,画面真的是非常美好的。


  


  嘉世的队员们对视一阵,然后无声地达成协定,队友A和队友B合作,把队长搬上了队友C的后背,然后看着队友C满怀信心地点了点头后,就将手撤开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叶修的惨叫,是非常炫酷的惨叫,疲惫和痛苦都参杂在里面,千回百转,相当酷的。


  


  吴雪峰可没和他们一起品味,赶紧把从队友C后背上一屁股摔到地上的叶修扶了起来,着急地询问着:“有没有哪里疼?”


  


  “还好。”叶修的语气如常,就是眼睛里隐隐有疼出来的生理性泪水,“还没人老珠黄就被嫌弃了,我现在离队出走来得及吗?”


  


  嘉世队员们冰冷的眼神刺向队友C,把他吓得一把抱住了叶修的小腿,拿出哭天抢地的气势来气势嚎啕大哭:“老大——我们离不开你啊!爱我~别走~除非你说……”


  


  “喂喂,120吗?对,又疯了一个。”比了个六的手势放在耳边当电话的叶修这样说。




  <<<




  那天与其说是嘉世忘记了要领奖,不如说是嘉世的成员们看到队长已经累成这副软趴趴的样子,心里难受,想快点带他回俱乐部休息才故意“忘记”的。


  


  毕竟这支队伍的组成者除了叶修其他最小年龄都二十二了,不是正在找工作的大学生就是即将要去找工作的大学生,拿这么大的一个奖可是第一次,就算想忘记也不容易。


  


  但是冠军奖杯和队长比起来……还是队长比较重要吧。


  


  虽然和叶修认识的方式都不相同,但毫无疑问,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叶修的实力所征服。


  


  有的人是因为憧憬叶修而努力来到战队的,有的人是因为曾经抢了叶修boss然后被叶修发现实力不错而后被引荐的,也有人是看到叶修好像被欺负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从此建立起革命友谊的。


  


  这些人自认识叶修第一天起,叶修就已经是一个强大的代表了。


  


  无论是网游里的运筹帷幄,或是职业场上的摧枯拉朽,一切所能让叶修发挥出实力的地方,都能让叶修散发出他的魅力。


  


  但是这样一个强大的人,在生活里却很贴地气,由此形成的反差让人更加迷恋。


  


  “今天队长又拿下了嘉世被子折最丑第一名,”队友A一面夹了根油条给叶修,一面恭喜叶修,“给他掌声!”


  


  稀稀拉拉的敷衍掌声响起,叶修一口咬住油条,完全不打算用手去碰它,神情悠然自得:“别鼓掌了,我很谦虚的。”


  


  “报告老大,没有人在夸你。”队友C说。


  


  “这个报告不接受。”叶修咬了口油条,眼见油条少了一节正摇摇欲坠,吴雪峰忙伸手来帮叶修拿着,表情无奈,笑容也是苦笑。


  


  叶修严肃地点了点头,拍拍吴雪峰的肩膀:“看到没,这就是能当副队的人,队长的好帮手。”


  


  几个人齐齐无语,又见吴雪峰直接把油条塞进叶修嘴里,笑得温和:“得了,你赶紧吃吧,我们还要训练呢。”


  


  “急什么啊?”叶修的腮帮子鼓鼓的,说话也含糊不清,颇像小动物,“老D刚走你们就马上心里只有比赛了,他会伤心的。”


  


  “那就让他伤着吧。”吴雪峰说,眼神却在扫过他身边那个空出来的位置时多了一丝落寞。


  


  “唉,”叶修忍不住感慨了,“这货明明说好了拿冠军就买糖给我的,结果还没开始放假就一声不吭的走了,真的是没诚信。”


  


  队友B哈哈笑着:“那个傻逼是怕自己哭才不敢来和我们说再见的啊!队长你别以为他老是对着你说什么'哥哥疼你么么哒'这种话是为了恶心你,他可真的把你当弟弟看了。”


  


  叶修没忍住笑了笑,说:“那糖呢?连糖都不留一颗还把我当弟弟呢。”


  


  队友C拍桌:“就是!太过分了!老大你等着,我现在就买机票去T市教育他!”


  


  队友D是T市人,选择退役是因为亲戚给找了个工作,家人们都劝他说这份工作比打游戏体面得多了,前前后后磨了他快三个月,受不住压力他才选择离开荣耀的。


  


  但他从不觉得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不体面。


  


  “算了算了,我们大度一点,原谅他这一次好了。”叶修说。


  


  队友B默默吐槽:“搞得跟你能不原谅他一样,以后能不能再见面都说不定呢。”


  


  他的声音很低,他以为叶修是听不到的,但显然他低估了叶修的听力。


  


  叶修听得清清楚楚,却假装不知道,继续和几个人闲聊,只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看了几眼曾经队友D的专属座位。


  


  那里空空荡荡,只有一片轻飘飘的回忆。


  


  对啊。叶修想,以后能不能见到都说不定呢。不只是D,还有雪峰、小A、老B、大C……。


  


  他不着痕迹地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将他们的模样都深深藏进心底里绝不会被动摇的那个位置。想必多年后再揭开,也是温暖得能让他安心入梦的。




  <<<




  第二赛季结束,ABC一起走了。


  


  他们不像队友D这么不讲义气,一声不吭就怂怂地溜走了,反而大大方方地让叶修和吴雪峰一路把他们送到登机口,临别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叮嘱吴雪峰要好好照顾队长。


  


  “我记得我好像都快二十岁了。”听着他们的嘱托叶修忍不住一脸黑线。


  


  “我二十五了。”队友B挺胸,用气势压迫叶修。这个人一直是比较成熟稳重的,这会儿露出这种傻劲真的让叶修有些意外,忍不住严肃地反问:“你不是都三十五了吗?”


  


  “我靠靠靠靠靠!”队友B恼,“你他妈就是仗着我不舍得打你才挑衅我!”


  


  叶修耸了耸肩,还没说点什么呢,就被队友C熊抱了。


  


  队友C和叶修是网游抢boss大混战认识的,性格大大咧咧也义气十足,被叶修救了一命之后就开始喊叶修老大,也不管叶修其实比他小了三岁,面对叶修就是忠犬一只……哈士奇那款的。


  


  “老大,以后谁欺负你了跟我说!”队友C松开叶修后拍着胸口说。


  


  “好。”叶修说,“然后你过来打他吗?”


  


  “不,我给他烧冥币。”队友C说。


  


  叶修点了点头:“你可以走了,再见。”


  


  最后还有一位队友A没有告别。


  


  队友A和吴雪峰在一旁闲聊,看到叶修转过头来看他,便朝他笑了笑,而后压低声音和吴雪峰说了句什么。


  


  那句话在他们仨上了飞机之后吴雪峰就告诉叶修了。


  


  “他说他觉得你长大了。”吴雪峰说,“然后我也挺赞同的。”


  


  “嗯。”叶修走在回俱乐部的路上,低着头,情绪没什么变化。


  


  “就是你弟弟好像还一直没长大,要加油。”吴雪峰补充一句,眼神朝叶修某个微妙的位置飘去。


  


  叶修嘴角一抽:“你和他们一起走,趁现在飞机还没飞远。”




  <<<




  第三赛季,叶修理所应当地送别了吴雪峰。


  


  这次是四个人一起走到机场,叶修、吴雪峰、苏沐橙,以及百忙之中抽时间来一趟的陶轩。


  


  一路上苏沐橙的话最多,这个漂亮活泼的小女孩有着聪明的脑袋,早就察觉到了几个人的心情都有些凝重,便避重就轻说一些笑话来活跃气氛。


  


  三个男人被她哄得轻松了一些,却在到了登机口时又一次凝固了气氛。


  


  四个人相顾无言,唯有沉默地握手拥抱,感谢曾经遇见。


  


  然后吴雪峰发现自己有点傻,这一路下来都没发现叶修居然穿着队服外套出来了,要不是拥抱的时候觉得质感不对,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现在可是六月盛夏,阳光烤灼着大地,不少人连半袖穿着都嫌热,叶修居然能套件外套都不带眨眼的。


  


  吴雪峰松开了他,向后撤一步去打量叶修,不出所料地发现叶修额头鼻尖上都有细细的汗,看起来也是忍得辛苦。


  


  他忍不住笑了,说:“你干嘛呢?”


  


  叶修抬起手擦了擦汗,说:“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成长,你看,这件衣服我现在穿就不大了吧?”


  


  吴雪峰一愣,这才想起在第一赛季时,他们几个现在都已经离开的老队员们看到自家队长穿上过于宽大衣服后而显得更加年少可爱,没忍住就开了一下他玩笑这件事。


  


  如今看,这件衣服确实不大了,叶修这么久了终于胖了些,看起来健康多了。


  


  “你怎么这么记仇呢?”吴雪峰的心一下软得不成样子,他其实也知道叶修特地穿出来不是记仇,而是在委婉地告诉他,他已经长大了,他们这些人都可以放心了。他知道叶修虽然是一个耿直的人,但却说不来安慰和关心,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可能叶修真的难过了。


  


  “记性好总不会是坏事。”叶修笑着说。


  


  吴雪峰叹了口气,心里说,在一定的时候会是坏事的。然后他伸出手,想摸摸叶修的头发,却在触及发根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不用再和以前一样,要摸叶修头发还得特地放低手,如今只要一伸过去,就能轻易地碰到叶修柔软的发丝。


  


  “……长高了。”吴雪峰看着叶修嘚瑟地笑了笑,心脏却好像被醋或者什么别的什么浸泡过,酸涩得不成样子。


  


  他一直认为以前的叶修是棵小树,但不符合年龄的强大和成熟都像过于茂密的绿叶压在枝上,看着会让人心疼而担忧。


  


  但现在看来,叶修其实是榕树。


  


  那种树的根很大,深入泥底;枝干结实,可以支撑起巨大的身躯;树叶茂密,可以隐天蔽日。有的榕树甚至能大得独木成林,以一己之力,承担一片生命。


  


  叶修是棵成林的榕树,他把嘉世完完整整地扛着,艰难而又坚定地落下一个个混着汗水的脚印,一步步走向了未来。




  <<<




  那个未来,想必会是明光而辉煌的吧。


  


  吴雪峰安下了心,把叶修也深藏进心中,而后离开了故土。




  <<<




  然后叶修被排挤,斗神易主,建筑皇朝的人被逼迫离开,为了寻找一个避雪的地方,推开一家网络会所的门。


  


  那个冬天不是一般的冷。


  


  T市的队友D把一大箱的糖果拎带了快递公司,填上嘉世俱乐部的地址后又觉得愧疚,向快递小哥借来了纸笔补充说明:“那年没有给你糖实在是因为我怂,只要多做一点和你有关的事,我估计都会因为舍不得你然后哭得嗷嗷叫……但是我之后明明一直都有给你寄糖啊,你怎么老说没收到,你是不是骗我?这一箱如果再收不到我可就回嘉世去闹你了啊。”


  


  放笔后,他哆哆嗦嗦着付了钱,笑着跑回了公寓。


  


  队友ABC一起在G市的一间大排档里小聚。电视里播报着荣耀联赛的讯息,嘉世战队的成绩越来越难看,搞得几个人看得心急,狠狠地骂着:“如果是我们哪有这种事!这群小辣鸡是在欺负咱队长啊!不能忍!不能忍!!!”


  


  一阵冷风吹过来,G市特有的湿冷渗得几个人都瑟瑟发抖。


  


  吴雪峰望着窗外已经飘飘悠悠的雪花,忍不住叹了口气,打开电脑一边查着荣耀的消息,一边想着,H市应该也下雪了吧,要不要给他的队长买件外套呢。听这位有骨气的队长自己说,上一年他买给他衣服,他能穿到馊都不换,搞得吴雪峰哭笑不得。


  


  雪越下越大。




  <<<




  叶秋退役的消息,终于被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们一一知悉。




  <<<






  “不得了不得了!”李轩惊恐地冲进了训练室,连气都赶不上喘一口就迎着国家队的成员们向他投来疑惑的眼神开口说道,“叶修被一群男人给围起来了!”


  


  众人一惊,赶紧起身,一边跟着李轩走去叶修被围的地方一边询问仔细情况。


  


  “就在叶修的房间前面。”李轩有些紧张,“有两三个看起来都挺结实的,所以我不敢直接去救叶修……那几个人真的是直接把叶修围在里面啊,看起来要不就是要群殴要不就是要群p……”


  


  大家被他说得心慌慌,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着来到叶修的房前。


  


  正如李轩所说,叶修正处于一个极其不妙的情况里。


  


  国家队到达的时候正看到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从后背一把搂住了叶修,这张脸都埋进叶修的肩膀里磨蹭。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伸手捏了把叶修的脸,嬉皮笑脸地调戏道:“小弟弟今年几岁啊?想不想吃哥哥的棒棒糖啊?”


  


  这他妈根本就是性骚扰!


  


  国家队都怒了,虽然平时他们也老是嫌弃叶修,对于叶修的唠唠叨叨表示不满,但领队就是他们的领队,敢这样对他简直是不想活了!


  


  黄少天直接冲了上前,一把拍开高瘦男人捏着叶修脸的手,咬着牙警告:“你再敢碰他老子就打残你。”


  


  喻文州举起手机说:“我报警了,你们最好把我们的领队放回来。”


  


  对面几个人有些愕然,趁此机会,周泽楷和孙翔直接绕到那个抱着叶修的男人的身后,一人一边擒住他的两条胳膊就把他扯开。


  


  在苏沐橙一脸疑惑地对着其中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喊了一声“峰哥”之前,这几位朋友都觉得自己真的帅到爆炸了。




  <<<




  “这是吴雪峰,嘉世以前的副队长。”叶修给面对面坐着的国家队和旧队员互相介绍,“这是以前嘉世的成员,就不一一介绍了。”


  


  ABCD目瞪口呆:“队长你干嘛?我们都没有名字了你还要降低我们的存在感吗?”


  


  “这是中国队。”叶修全然不管他们,自顾自地继续介绍。


  


  中国队的成员们非常尴尬,僵硬地微笑着朝前嘉世的成员们挥了挥手。他们也不傻,误会解释清楚之后也就明白现在是老朋友们的团聚时间了,招呼了一声就陆续离开了叶修的房间,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几年没见的几个人就这样被留在了这个房间里,看着已经变了太多的脸庞相顾相厌。


  


  “说吧,有什么事。”叶修点了根烟,淡淡地问。


  


  “想你了。”吴雪峰抢答。


  


  “现在想完了吗?”叶修完全不信他的话。


  


  “还是很想。”ABCD抢答。


  


  叶修笑了笑:“这么舍不得我当初怎么走得这么干脆利落呢,你们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眼神里翻涌着痛苦与愧疚。


  


  最终是吴雪峰代表开了口:“如果我那时候知道你在之后会遇到这么多委屈,打死我我也不走。”


  


  他们最爱的队长在他们离开后被付诸了这么多心血的战队排挤,比赛场上这种光明正大的地方都能看得出来他们的队长被冷落,常常没有人配合他,更何况是他们和媒体们都看不到的背地里。


  


  这个表面上永远云淡风轻的男人骨子里留的是比血水还浓的执着,这个战队曾经给了他能去比赛的机会,也给了他三年最难忘的回忆。他不到绝路也不离开嘉世,或许是为了苏沐橙,或许是为了守住这个曾经有过吴雪峰和ABCD的战队,无论是哪个理由,都足够让他曾经这帮兄弟们想提刀砍人。


  


  “你辛苦了……”队友A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我们连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过来,所以一直不能回来你身边帮你,连这次来看世邀赛也是攒了好久的钱才买的机票……我们真的……太没用了。”


  


  早期的联盟薪水非常低,只勉强能维持生计。在退役离开嘉世之后,这些人已经没有了最好的年华,就业的困难大得难以想象,温饱有时都成了问题。


  


  纵使心中有着满腔想要告诉叶修的思念,却也只能化为QQ上一句冷冰冰的文字。


  


  现实远不如荣耀这般恣意快活。


  


  “你在说什么?”叶修拿了张纸巾递给他,“我记得荣耀论坛里好像有几个管理员天天滥用私权删那些黑我的帖子,被撤职之后又开了一堆小号去给我洗白,哦,别人形容你们是洗白,然后都被扒出来了……好在这种精神也感动了不少人,好些人因为这几个人对我改观了。”


  


  ABCD捂住了脸:“求别提!丢人。”


  


  “还有这位吴雪峰大大,”叶修把脸凑近吴雪峰,笑容无奈,“给嘉世老板寄刀片这种事你能隔着大洋彼岸做到,你到底有什么后台?”


  


  吴雪峰笑了笑说:“在A国生活了几年,中文已经不太听得懂了,你能不能说简单一点?”


  


  叶修向队友A要了刚刚擦过他眼泪的纸巾扔给吴雪峰,说:“你的良心在滴血,赶紧擦擦。”


  


  吴雪峰把纸巾扔进垃圾桶,回头又默默叶修的脑袋,笑了:“又长高了。”


  


  “废话。”叶修说,“我都二十七了。”


  


  吴雪峰点了点头,说:“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叶修终于笑了,“我可不是你们这种一老就退休的人,我现在要去拿世界冠军了,你们就羡慕吧。”




  <<<




  时间回到叶修离开嘉世的那个雪夜。


  


  他第一次在兴欣那个又小又暗的储物间里睡觉,但他却一点也不会难以入睡,反而一下就睡得雷打不动了。


  


  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没心没肺,明明刚经历过这种磨难怎么还这么淡定呢。


  


  但仔细想了想,可能是因为睡梦里他总能回到以前的嘉世,一推开门就能看到ABCD排排坐着嘲笑他身板小,雪峰叹着气去收拾这堆嘲讽他亲爱的队长的混账时,陶轩总会拍拍他的肩膀,说,辛苦你了。


  


  还好,不辛苦。


  


  叶修想。


  


  这些回忆,足够他温暖这一辈子。




  <<<






  叶修送走旧朋友回到酒店时,国家队已经排成一排在恭候他了。


  


  “你还知道回来?”王杰希冷笑。


  


  叶修连忙打住:“我先提醒你们一句,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要吃我前队友的醋也应该是兴欣的人来吃。”


  


  黄少天对他比了个中指:“谁吃醋啊?你最好不要乱讲,不然告你诽谤。”


  


  叶修指指孙翔,说:“那边那个脸黑的醋了。”


  


  孙翔差点没吐血,上前揪着叶修的衣领怒吼:“我!没!有!我就是怕你被他们影响搞得我们到时候训练不好,拿不到冠军,你看你爸怎么打你!”


  


  叶修也不恼,笑着说:“你真关心我。”


  


  孙翔要吐血了,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搞得他好想亲他一口。


  


  喻文州阻止他们公然搞gay,尽管国家队总的来说已经铺天gay地了,但面子工作还是要做好。


  


  “过去的就让他留在回忆里吧,现在轮到我们和你一起谱写新的历史了。”喻文州笑着说。


  


  “行啊。”叶修爽快答应,“所以今天你们每人加训三个小时,为谱写历史蓄力。”


  


  “……”


  


  国家队队员们向他们的领队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




  隔着巴士的窗吴雪峰看到了被国家队围着挠痒痒的叶修笑得红了,红了脸。笑得湿了,眼泪湿了眼眶。笑得软了,身子都支撑不住歪倒在不知道哪个小三小四小五身上。


  


  他笑得平和,差点把指甲都扣进座椅里。


  


  只是转念一想,现在叶修这个独木所成的林,好像比以前还要茂密了,绿色之下孕育生息。


  


  这次叶修所拥有的未来,就真的会是明光而辉煌的了。








  


  end


  






  


      ………………。





评论
热度(6940)
  1.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遗珠慕瑾 转载了此文字

© 灼寺灼不桃 | Powered by LOFTER